首页 > 您所在的位置:渭田阿道新闻网>文化>一个玻璃胎的瓶子可能做了两年 乾隆料胎画珐琅包袱瓶说:“我太

一个玻璃胎的瓶子可能做了两年 乾隆料胎画珐琅包袱瓶说:“我太

■2019年10月8日,干青龙姚黄迪华珐琅凤舞牡丹行李瓶“甘龙念珠”蓝色材质价格18.2厘米高成交价格:苏富比270.086万港元

■2014年4月8日,美茵堂收藏的成化鸡公杯成交价为2.8124亿港元(含佣金),现藏于龙美术馆。

■清雍正彩绘金包盒清宫收藏

■清康熙玻璃胎画珐琅蓝色牡丹胆汁瓶清宫旧藏

“行李瓶”在苏富比拍卖行以2.07亿港元售出,是年度拍卖中的最高价格。

这一轮香港秋季拍卖会的最后一场是在苏富比拍卖会的最后一天。2019年10月8日,曹兴诚乐聪堂的主人珍藏了一瓶涂有干龙胚胎画的搪瓷包,用1.8亿港元放下锤子,最终以2.07亿港元的佣金成交。19年后,该价格上涨了8倍,创下2019年最高拍卖价格。

材料轮胎,即玻璃轮胎,比搪瓷轮胎更难成功烧制。可以说玻璃轮胎是六种上漆瓷釉中最难的。瓶口起皱需要工匠快速的手、快速的眼睛和良好的技能,因为玻璃会在瞬间凝固。

甘龙经常严惩未能及时提交瓷器的工匠。然而,他能忍受珐琅画的缓慢生产。因为他也知道这不容易。

美国收藏周刊记者潘钱伟

法庭制作的最大尺寸胎儿彩绘珐琅

此前,苏富比亚洲瓷器和工艺品高级专家沈恩文(Shen Enwen)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:“在过去20年里,对皇室使用的清代搪瓷器皿的需求一直在增加,但对材料(玻璃)搪瓷知之甚少。事实上,材料轮胎比陶瓷轮胎更稀有,也更难燃烧。台湾海峡两岸的故宫博物院收藏的瓷釉要少得多,大部分是小鼻烟壶,通常不超过10厘米。就连陶瓷鉴定领域的领先专家耿常宝先生也表示,这个瓶子是法庭上制作的最大尺寸的瓷釉,是一件罕见的艺术珍品。”

根据雅昌的数据,这个行李瓶不同于宫殿里通常摆放的家具。这是一份非常私人的礼物,具有特殊的意义。根据故宫博物院图书馆馆长张荣的研究,它应该是在三至五年前制作的。从瓶子上的凤凰牡丹装饰来看,这可能是送给后妃或母亲的生日礼物。

“这个瓶子体积很大,属于最大的材料轮胎搪瓷。它有独特的形状,是对鲜黄色行李的极好模仿。它脖子上装饰着粉色丝带和红色凤凰。牡丹在空中飞舞,祥云萦绕。它优雅而优雅。看看这个装饰,它应该是女王的产品。牡丹开花了,还留了一个花蕾。写甘龙的四字模型很棒,增加了乐趣。过去,龚王子的家人中宝镇先后收到了阿瓦·巴赫、保罗和海伦·伯纳特的藏品,到2000年秋,乐聪堂(曹兴诚)的主人以当时创纪录的2400万港元将它带进了藏品中。”

清代第三代珐琅色,

一直是射击界的宠儿

曹兴诚乐聪厅的主人在苏富比2000年秋季的电影中以2400万港元买下了这瓶带有干龙胎画的搪瓷行李。一年前售出的成化济钢杯,由梅唐寅的所有者以2917万港元的价格赢得,2014年售出超过2.8亿元。这两件东西,鸡瓮杯,打破了当时瓷器拍卖的世界纪录,行李瓶也打破了清代珐琅画的纪录

清代第三代珐琅色一直是射击界的宠儿。2018年春天,清康熙粉彩釉花碗售价近2.4亿港元。同年秋天,干青龙帝珐琅郁马仁诗碗也达到了1.69亿港元。

在张荣为苏富比写的文章中,作者介绍了珐琅的珍贵。他说珐琅是外来词的音译。它的基本成分是应时、长石、硼砂和氟化物。它属于硅酸盐,如陶瓷、玻璃和玻璃。搪瓷器皿是由搪瓷制成的。根据不同的加工工艺,搪瓷器皿可分为五类:景泰蓝搪瓷、凿刻搪瓷、内搪瓷、涂漆搪瓷和透明搪瓷。

其中,珐琅画出现在康熙时期,由广东和北京的宫殿式建筑事务所制作。彩绘珐琅由六种胎盘组成:金、银、铜、紫砂、瓷器和玻璃。在博物馆里,珐琅画特别指的是铜轮胎,而银轮胎被称为银蓝,瓷轮胎和玻璃轮胎被称为珐琅色。

宫内玻璃轮胎的珐琅画仅产于康熙、雍正和甘龙三代。康熙王朝在玻璃轮胎上画珐琅,只有三件古代作品流传下来。雍正年间,只发现了雍正年制的“台北故宫博物院”竹鼻烟壶,上面涂有玻璃轮胎漆珐琅。至于甘龙王朝,则略多于前两个。

高温烧制不少于五次,而且控制温度极其困难。

张荣在文章中说:“一位用玻璃轮胎画制作珐琅鼻烟壶的当代表演者告诉我,‘珐琅颜料的烧制温度一般在850℃左右。这时,瓶体和搪瓷的颜色接近熔点。只有这样,瓶体和颜色才能更好地结合。然而,此时也很难控制温度。如果温度稍微低一点,颜色就不能完全熔化,也不能达到预期的效果。如果温度稍微高一点,瓶体会因为无法忍受而变形,那么之前的所有工作都会被浪费掉。" "

“‘这样的高温烧制必须经过不少于五次,每一次都是一次测试。在烧制过程中,颜色变化必须皲裂并在上面染色。这就像工笔画中的皲裂和染色。每一次皲裂和染色的时间都必须被解雇一次。经过一层又一层的皲裂和染色,一件完美的小艺术品诞生了,就像一个可爱的小精灵,满载着作者的期望,呈现给公众。" "

“烧制四至五次的原因是每种颜色的珐琅都有不同的色温,从高温开始,到低温结束。当时,烘烤的燃料是木炭,没有测量温度的仪器。这完全是基于工匠积累的经验。因此,小鼻烟壶是玻璃轮胎上珐琅画的主要部分,而三维物体更难,因此流传下来的产品很少。”张荣说道。

还有雍正韵,还是出自同一群工匠

雍正五年十二月二十二日,郎中海王交出了一幅玻璃画,上面画着泥土、黄金、鲜花、布包的花(珐琅制成),这些都是在暴风雨结束后制作的。这是一张便条。”

张荣在《青当》中发现了与玻璃轮胎漆瓷瓶相关的数据,证明至少自雍正以来,人们就一直关注着行李瓶的生产,他明确提出了柴窑那样“雨过天晴”的颜色。"雍正五年(1727年),他开始制作玻璃画、粘土和金布包裹的插花."

在甘龙的第三年(1738年),青当也有“玻璃制造”的记录,但是没有说制造了多少件,它们是否成功。在甘龙的第五年(1740年),档案中清楚地表明玻璃珐琅花被插成一对。因此,研究人员认为瓶子已经被烧制了至少两年。

而且,即使大胆猜测,对于雍正和甘龙制作行李瓶来说,可能是同一群工匠——“玻璃轮胎画珐琅凤舞牡丹行李瓶是甘龙的早期作品,出自行李瓶云画,以及运用桃形开光的写作风格,都有雍正的遗风”。

PC蛋蛋网